,欢迎光临!

一湾友情海蓝蓝

小故事网 时间:2019-06-05

白色的“起亚一千里马”载着我们一家三口及全部输重朝着凌海方向飞奔时,鱼肚白色的天空上泛出了一片蓝。那蓝,从远远的东北的天边浸来,没有汹涌的浪花,没有翻卷的波纹,但它却是活的,是动的,是有感觉的,它渐渐地将天空覆盖。

阿明兄开着车显得有些霸道,说:“将东西放回家,早餐后,到笔架山看海去!”他说得平静、干脆、不容置疑,根本就不会让人产生商量的念头。

清晨的海边,太阳还没有升起,视野却有些拥挤了——锦州港的大坝将海水拦腰切断,往日的沙滩变成了水泥的地坪,上面耸立着雕琢精巧气势宏大的各种艺术造型,附近的山坡上色彩缤纷的洋楼有些刺目。连天的碧海现在变成了一只蓝绿的小盘子,笔架山如一枚青螺立于盘中,显得有些高大,有些突兀。现在不是退潮的时候,笔架山最著名的景观一—天桥埋藏在海水里,不得相见。

我和先生二十几年前新婚燕尔时到过笔架山。那时的笔架山没有人工的痕迹,沙滩宽阔,海浪无边,通往笔架山的天桥很神秘。携手走在沙砾、卵石、贝壳筑就的天桥上,感觉很亲切,很自然。

阿明哥安排我们再度来笔架山看海,有着他的良苦用心。可在时光浪潮的冲刷下,山河都已经不再依旧,人心又怎能永远那样单纯,那样年轻呢?

细心的阿明哥似乎看出了我的失落。他和陪同来的董部长刘主任交流了一阵后,便向我们招手,将我们引上白色的快艇。快艇是包的,要多给一些钱,为的是能绕过锦州港的视觉阻碍,让我们看到无边的海。
一湾友情海蓝蓝

说实话,我很感动。心潮翻涌着,嘴上却没有一句话。阿明哥、董部长、先生和先生家的弟弟等男士同乘一只快艇在前方的波浪中引路,刘主任陪我、我女儿和先生家的弟媳等在后面紧紧跟随。

天空静静的,海面静静的,人也静静的。快艇的速度很快,船底碰在浪涌上,感觉很坚硬。快艇绕过了喧嚣的港口,从笔架山的右侧向后包绕,视野突然就开阔了。天空的蓝和海水的蓝连成一片,榴互交融,四面八方都望不到边了。静静的蓝色随着海风向身后流去,可迎面流来的风,流来的水,流来的天空还是蓝的。

这时候看笔架山再不是我们看熟悉了的笔架山了,我们绕到了它的身后,看着它的背影,读到的是它从不示人的内心故事。山的后面没有它的正面那么平整,也没有正面那么热闹。静默的山体竖写着三道沟壑,如沉思的头额上紧锁的“川”字。这时的笔架山没有任何的心理的防御戒备,没有任何的礼仪的装腔作势,沉重的心事祖露着,给蓝蓝的天空看;真挚的情感倾诉着,给蓝蓝的海水听。静默而静谧的蓝色气氛始终在四周缭绕,心头有几分朦胧,几丝晦涩,几分软弱。

我是个感性的女子,思维随着观山的角度不同而变化,情感随着读山的层次不同而起伏。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赶紧将目光从山的脊背上收回,看我一直很想看的一望无际的大海。

我不善形容,只能说大海真的很大呀!它大得让快艇像顺水而漂的树叶,让树叶上的我们像缕蚁。我突然感觉到人生的短暂和人类的渺小。如果此时我们沉到那碧蓝的水里,水上的世界又会少了什么呢?

无缘无故地想起了一个无名诗人,想起了他的一首无名的诗:“天的颜色/就是海的颜色/泪的成涩/就是海的成涩/既然你已经踏在海浪上了/你的眸子里就不该再有阴霾/不该在掩着雨丝的心海里/再冥想铺天盖地的澎湃/不该再乞求海鸥的翅膀/在一个个明朗的梦里徘徊。”

我知道,每个人的心理也都如山,有正面,也有负面。负面的心里隐藏着许多的“不该”,这些“不该”在现实生活中不能存活。

我猛地将一双手插进看似平静的蓝蓝的海水里,任快艇带着我,在碧海里划出一道道翻腾的自浪,任白浪扑打我的头,我的脸,我单薄的丝绸衣裳。全身都打湿了,我抽出手,对着浩瀚的大海张开喉咙一阵叫喊“啊…….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海风扬着海浪的细沫,溅射进我的喉咙,嗓子立刻咸涩冰凉。于是,再喊再叫,撕下平日经典的面容,让自己一本正经的喉咙无拘无束地狂喊一回,让自己憋闷沉积的肺腑痛痛快快地呼吸一回,让海面那清新、透明、凉爽的蓝色灌满我的心,冷却过滤我的心境。

游艇停靠了,我们登上笔架山。阿明哥俯视着遥远的海面,问我:“你知道海的那边是什么山么?”我望着他傻了,摇摇头茫然不能答。正在这时,手机响了,那里面传来了海蓝蓝那被海风过滤得清新纯净的声音:“芦苇荡——已经登上丹崖山了,我在下面等他—”

阿明哥笑了,笑得很舒坦:“笔架山一—丹崖山,隔着蓝蓝的海水,彼此遥望”。他的笑,他的话有点像诗。我突然问他:“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?”他愣了一下,望着我也傻了,摇摇头问我:“今天是什么日子啊?”于是,我也笑了,我的笑也很舒坦:“今天是‘七夕’的第二天!如果说‘七夕’是追求甜蜜爱情的情人相聚的日子,‘七夕’的第二天则该是追求纯洁友情的朋友们相聚的日子哦!”我感觉我的这几句话也有点像诗。

眼睛不知怎么的又有些酸,赶紧用一方纯白的纸巾遮掩,纸巾濡湿了一大团。濡湿的纸巾不知为何颜色竟也是蓝的,很淡很淡的那种蓝。我想渤海湾里蓝得很深的淘水,若掬一捧,装在洁净的容器里,颜色是不是就会变成这种淡淡的蓝了呢?这种淡淡的蓝色是适于记录绵远长久的友情的。

友情告白

我想勃海湾里蓝得很深的海水,若掬一捧,裳在洁净的容器里。颜色是不是就会变成这种淡淡的蓝了呢?这种淡淡的蓝色是适于记录绵远长久的友情的。

本站为读者提供各种小故事,包括哲理故事,鬼故事,儿童故事,历史故事,神话故事,职场故事,亲情故事,民间故事等,以及故事汇在线阅读,供广大读者阅读。
如有文章侵犯作者权利,请联系本站删除
Copyright © 2019-2021 小故事网All Rights Reserved. 鲁ICP备16051325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