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欢迎光临!

父亲的“身教”

小故事网 时间:2019-06-05

13岁那年,父亲一次震撼灵魂的“身教”,为塑造我宽容待人的性格提供了丰富的养料。

那是“轰轰烈烈”的1968年,父亲当时由于是管教育的副县长,成了红卫兵专政的对象。大概从四月份开始,父亲就吃住在牛棚。他白天与被专政的“牛鬼蛇神”、走资派一起被押着参加高强度的劳动。

大概是6月的一天下午,我放学回家,见到久违了的父亲满脸煞白地蜷缩着在床上呻吟。我还来不及高兴就吓坏了。当时母亲也“关”进了牛棚。只有10岁的大弟伏在床边,用一只手在摸父亲的肚子,他想减轻点父亲的痛苦。

大弟告诉我,下午父亲和被专政的“牛鬼蛇神”、走资派们一道搬砖,突然间父亲看见站在高高楼梯上粉墙的同事斜向一边。父亲想“不好,楼梯要倒了。”便向楼梯冲去,他忘了自己在坡上,楼梯放在一米深的坡下,结果一脚踩空从一米高的地方掉了下来。当时父亲没有外伤,但肚子却是痛得翻天覆地。楼梯上的叔叔没事,他被楼梯下的叔叔扶住了。父亲在高处没看见他们。听了大弟的叙述,我对父亲又多了几分敬意。
父亲的“身教”

我给父亲倒了一杯水,接着做饭,吃饭。父亲肚子痛得没办法吃饭,我开始给父亲煮鸡蛋面。这时隔壁礼堂传来了“咚、咚、咚咚锵”的锣鼓声,弄得我只想去看戏。我家隔壁礼堂每天都有宣传队上演节目。每天去看戏是我的兴趣。我把煮好的面条端到床边,父亲吃了一口,豆大的汗珠从头上滚落下来。

“咚、咚、锵……”锣鼓声声传来。我十分矛盾,一方面责任感告诉我,留在家照顾爸爸;另一方面直觉告诉我,今天的节目特别好看,千万不能错过。怎么办?父亲就像看出了我的心思,他一边艰难地擦着头上的汗,一边说“兰兰,你去看戏吧,我好多了。”我听了很高兴,拔腿就往礼堂跑。

演出开始了。平时我很喜欢的节目,这天看起来却一点意思也没有。我的心里老是忐忑不安,总想着不知父亲怎样了?大概过了十几分钟,我起身回家,家里只有大弟一人在家。大弟告诉我,我刚出门,父亲肚子痛得在床上打滚。大弟急忙去“牛棚”找回妈妈。母亲借来一辆大板车,同一位叔叔一起把父亲送进医院。我听了,心里十分难过。我后悔没好好照顾爸爸却去看戏。一个晚上我都没睡好,我担心爸爸会骂我。

第二天,一大早我与弟妹一起去看爸爸。8岁的小弟和5岁的小妹显得很高兴,一路上蹦蹦跳跳。我和大弟心事重重。我总感觉到父亲病情加重,是我去看戏造成的。我一边自责,一边作应付父母对我责骂的准备。来到医院,我们在一间零乱不堪的大病房里找着了父母。

父亲躺在一张破草席上,医院没给父亲作任何治疗,似乎眼睁睁地等着厄运的到来。母亲坐在床旁暗自垂泪,好凄惨好凄凉。我伤心地跑过去叫“爸爸”。爸爸挣扎着坐起来,摸着我的头,叫大弟的名字;摸着小妹又叫小弟的名字。我们意识到,父亲的眼睛看不见了。我们姐弟四人伤心地大哭了起来。哭声引来了许多医护人员,有的说“走资派,活该。”有的看了一眼便默默地走开。如果我挨骂挨打能减轻父亲的痛苦,我巴不得马上挨骂挨打,但父亲没有骂我更没有打我。父亲躺在破草席上,脸色惨白。

回到家,我不知道干什么好。父亲平日的音容笑貌总在我的脑子里晃。父亲总是来去匆匆,总有出不完的差,下不完的乡。父亲每次回家,我们全家就像过年过节一样高兴。不管多忙,父亲总要给我们带回当时最想要的东西。有一次带回的是一大包桑叶,那时我的蚕宝宝已经三天没吃桑叶了,喂了三天的莴笋叶,蚕宝宝开始拉稀。我正为找不到桑叶而发愁。见到一大包桑叶,我高兴得就像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,心花怒放。父亲不爱说话,待人平和,对我们姐弟四个特别温和,但我们很在乎他。父亲在我们心中一直都拥有很高的威信。

我担心失去爸爸,没有爸爸的日子,我不知道怎么过。我想如果我不去看戏,父亲就不会病成这样。我的灵魂备受煎熬。

又一天过去了,我带着既恐惧又愧疚的心情与弟妹去医院看父亲。大病房里没有父母的身影,我好紧张好害怕。最后在一间干净整洁的小病房里看见了谈笑着的父母。当时我的惊喜无法用现有的词汇来表达。要知道在见到父亲的前一秒,我都被一种随时可能失去父亲的恐怖压得喘不过气来。听到父亲准确地叫着我们的名字,我有一种获解放的轻松感觉,一种翻身做主人的感觉。我期待父亲的责备,但是一直到现在,父亲还没有为这事责备过我。

“此处无声胜有声”,父亲无声的宽容,我觉得不亚于一次天崩地裂的火山爆发,它深深地震撼了我:要宽容待人。这种震撼一直陪伴着我,宽容也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成了我性格的一部分。宽容的性格让我拥有许多的好朋友。不论在农村当生产队长、上大学当班长、还是在单位与同事共事,我都与大家合作得十分愉快。

我感谢父亲!

后记:

父亲奇迹般的痊愈,医生也解释不清,因为治疗时只吃止痛片和打消炎针。现在有两种说法,一种是我公公的说法:你爸是个好人,他做了太多的好事,菩萨在保佑他。一种是父亲自己的解释,从近一米高的地方落下,内脏在肚子里翻动了,扭了筋,气氛一轻松,慢慢地内脏复了位,扭了的筋舒张开,病也就好了。这里要特别感谢把父亲接进内科小病房治病的那位女医生,父亲进院的第二天,我们的哭声引起了她的注意。那天我们走后,她是第一个给父亲听诊的医生,然后把父亲转入内科小病房。要知道当时要主动给一个走资派看病,要冒多大的风险!她的勇敢和高尚行为为父亲的迅速康复提供了良好的条件。我们十分感激她。

本站为读者提供各种小故事,包括哲理故事,鬼故事,儿童故事,历史故事,神话故事,职场故事,亲情故事,民间故事等,以及故事汇在线阅读,供广大读者阅读。
如有文章侵犯作者权利,请联系本站删除
Copyright © 2019-2021 小故事网All Rights Reserved. 鲁ICP备16051325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