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欢迎光临!

阴差阳错的聚会

小故事网 时间:2019-05-21

一群人正唱得起劲的时候。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了,若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。她仍然没变,皮肤晶莹透亮,乌发如云。岁月似乎对她特别仁慈,没将一丝皱纹印上她的眼角。

“若樱!”马仔率先叫了起来,“你也来了!我们刚才还在说起你呢。”

“老同学聚会,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?”她娇嗔着,走过来贴着我坐下。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了她的举动,所有的人都没说话,她是我的初恋情人,这谁都知道。

一阵寒意忽然附在我身上,我不敢抬头看她。“很久没见了,你好吗?”她轻轻地问我,吹气如兰。“还不错,你过得怎么样?”我回答。“还好。”她吧了一口气,语气里满是幽怨。“若樱,点首歌吧,从前你可是学校卡拉0k大赛的冠军哟!”马仔递过话筒,试图打破僵局。她一笑,接过话筒。音乐顿时响起,一看歌名,竟叫《相遇太早》。“上天让我们相遇太早,缘分却给得太少……”她动情地唱着。我明白,这是唱给我听的。

时光仿佛回到了当年,我看到了当时的我和她。我们站在舞台上,唱着一支关于爱情的歌曲。唱到高潮处,她情不自禁地握住了我的手,我像被电击似的,唱跑了一个音。观众马上听出来了,顿时哈哈大笑,我涨红了脸。但她浑然不觉,继续唱,投入地唱,情绪感染了每一个人。结束时,冠军的奖杯仍然落在我们的手上,尽管我唱跑了那一个音。

谁都清楚,那个奖杯其实是给她的。我们的恋情从那晚开始。“喂,”马仔将我的思绪打断,“你也唱一首吧。”

“对,和若樱合唱!”其余人都在一旁起哄。她不拒绝,仍轻柔地笑。“对不起,我今晚喉咙有点痛。”我推辞。她的脸上呈现出不愉快的神色。“若樱,我敬你一杯。”为了转移注意力,我将她面前的法国酒杯倒满深红的葡萄汁。她举起来,一饮而尽。也许是我眼花,乍一看,竟觉得她的酒杯仍是满的。那酒并没有使她面色红润,反而更苍白了,似一张雪色的纸。“我的头有些昏,”她说,“有谁愿意送我回家?”众人一齐看着我。于是,她坐到了我的车上。
阴差阳错的聚会

汽车在夜幕中行驶,这个深秋的夜晚风很大,呼啸着从我俩身边滑过。若樱似乎并不怕冷,十一月里她仍穿着一条雪白的单薄的裙,蝉翼般轻,却并不透明。女孩子们为了漂亮常常不要温度。

我一手扶着方向盘,一手理理头发,无意中碰到那块额上的旧疤痕,那是当年分手时若樱的杰作。“我要去南方发展。”当时我对她说。“那我怎么办?”她问。“也许我们可以分手。”“不,我可以等你。”“我不想耽误你,若樱,有那么多男孩子追你,他们条件都不错……”我话音未落,只见一只瓷盘飞过来,其中一块碎片击伤我的前额,留下了这块疤痕,也留下了永久的伤痛。她朝门外奔去,临走时狠狠地说了一句话,她究竟说了什么呢?这会儿我一时间想不起来。“伤疤是那时留下的?”这时的她问。“晤。”我点头。“对不起,”她充满歉意,“事后我又去找过你,但你已经到南方去了。”“没关系,已经不痛了。”“但我很痛,”她指着心口,“这里很痛。”

我无言,那个地方,我也经常隐隐作痛,自从与她分开以后。“你结婚了吗?”她问。“结了又离了,这些年只顾忙生意,不敢再想这些事。你呢?”她把脸转向窗外,好半天才回答:“我就要开始新生活了,所以回来再看看你,我怕将来会忘记你。”“去哪?出国吗?”“现在还不知道,我只希望将来会比过去好。你会想着我吗?”我默然。默然等于默认。

忽然,她指着一片漆黑的工地说:“把车停在那儿吧,我要下去了。”“你家在这附近?”我看着这片荒凉的工地,诧异地问。“不,在前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入口。”“再见了。”她在我面颊上轻吻一记,走下汽车。

那吻是冰凉的,仿佛触到了冰箱中的冷气。我呆呆地望着她没入那片近乎恐惧的工地,那夜月亮很好,但月光下却不见她的影。

回到家,我的脑子里满是她的音容笑貌,既然我已经离婚了,为什么不能继续跟她来往呢?我激动起来,翻出旧电话本,找出她家当年的号码。“你拨的是空号,请查明再拨……”电话的那头竟出现这机械般的女声。我将电话本扔回床上。

“那你走吧!走得远远的!只怕我死了你都不知道!”当年分手时她狠狠地留下了这句话,现在我终于想起来了。怪不得今晚上看到她的人都那么吃惊……

本站为读者提供各种小故事,包括哲理故事,鬼故事,儿童故事,历史故事,神话故事,职场故事,亲情故事,民间故事等,以及故事汇在线阅读,供广大读者阅读。
如有文章侵犯作者权利,请联系本站删除
Copyright © 2019-2021 小故事网All Rights Reserved. 鲁ICP备16051325号-5